阳光在线

梁建章:从人均寿命角度看病毒防疫
酒店民宿 阳光在线 梁建章 2020-02-09 19:23:11
  目前防疫工作正进入到关键阶段,中国经济为此处于半瘫痪状态,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问题在于,如果瘫痪状态持续下去,可能引起经济竞争力的长期损害和倒退,并且引发失业和社会不稳定等问题。这不仅仅是一笔经济账,同时也是一笔生命账,因为这些不利因素的出现,会反过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人均寿命。
  
  我们可以通过对于各国历史数据的研究,来分析人均寿命和人均GDP的关系。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人均收入越高的国家,其人均寿命就会越长。因为富国更有能力和意愿在医疗、基础设施和环境治理等方面进行投入,从而在降低死亡率的同时来提高人均寿命。
  
  根据有关这方面的研究,一般来说,人均收入每增加一倍,在其他条件大致相仿的情况下,人均寿命就会增加1-3年。就好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不断增加,中国的人均寿命也稳步提高,反之,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大幅度倒退,那么医疗、基础设施和环境治理等方面的能力也会倒退,人均寿命的提高趋势也有可能逆转。
  
  我们可以对这个效果进行量化计算,保守估计,人均GDP降低50%的话,人均寿命会减少一年半,那么从数学上来讲,人均GDP每减少1%,人均寿命就会减少10天左右。
  
  我们也可以通过经济学中“生命价值”的理论来验证这个假设。在经济学界,“生命价值”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概念,指一个社会愿意花多少成本来提升人均寿命。
  
  或许有人会对这个概念心存反感,认为没必要去计算生命的价值,因为生命当然是无价的。从伦理角度来说,上述观点没有错。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无论工作生活、企业经营还是社会管理,都必须在减少死亡风险和成本之间追求一种平衡。至于如何找到这个平衡点,就需要看似有些无情但实则科学理性地去计算生命的价值。
  
  举个例子,像井下矿工、超高建筑施工等岗位,往往意味着相比其它工作高得多的死亡风险。如果纯粹从降低死亡风险的角度来说,似乎应当取消这些岗位。
  
  但实际上,这样做非但会增加社会整体的失业率,其实也会影响到相关工作的正常推进,最终可能由整个社会来承担发展不足的代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更为理性的做法,是政府出台加强相关岗位劳动保护的制度,同时市场上赋予这些岗位以更高的薪资回报,最终通过让高风险工作获得收入溢价的方式,来实现了各方都能接受的平衡。
  
  企业和政府在提供各种交通工具和交通基础设施时,也需要在风险与成本之间实现平衡。比如说政府在设计一条路时,如果造的车道更多一些,或者设置专门的非机动车道,又或者人行道更宽一些等等,都有可以降低交通事故的死亡率。
  
  但是很明显,并非所有道路都有这样的设置。这说明设计者罔顾生命安全吗?并非如此。作为设计者,如果在设计时不顾成本,一条看似绝对安全的道路要花100亿来建造的话,很可能这条路根本就造不出来,让老百姓们无路可走。
  
  所以对于此类建设工程来说,政府都是出台了一个必须强制执行的安全标准来确保下限,但上限到底如何,还是交由设计者自己来作出决定。
  
  那么,究竟值得花多少代价来减少多少死亡率呢?这里面,同样存在隐性的平衡生命价值的计算。其实,经济学家们早就根据各国数据,从经济学意义上计算了生命的价值: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生命的价值在10-60倍的人均GDP之间。
  
  假设生命的价值按照30倍的人均GDP来计算,人的一生按照80岁约等于30000天来计算。
  
  30000天 = 30x人均GDP,
  
  300天生命 = 30%的GDP。
  
  1%的GDP= 10天的生命
  
  可以发现,这个结果和以上通过比较不同国家人均GDP和人均寿命的推论基本吻合。
  
  再回到防治传染病的话题。根据历年流感的数字,如果不采取大面积的强制隔离,那么在常规防治措施之下,流感的感染率也不会超过整体人口的10%,一般死亡率在0.2%,那么整个人群的死亡率是万分之二。再假设得流感病死的患者的人均寿命是60岁,而整体社会的平均寿命是80岁,那么每个病死的人就缩短20年的寿命。那么以万分之二的死亡率来计算,世界上就是人均减少了20年X 万分之二也就是,千分之四年,差不多相当于1.5天。所以平均来说,一次大面积的流感,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影响,相当于人均寿命减少1.5天左右。
  
  有了这个基本判断,我们再来考虑什么样的公共社会政策才是合理的。如果对每一个流感的人也就是10%的人口都隔离14天的话,还必须隔离与其密切接触的家人(按照20%的人口来计算),那么由于在此期间他们几乎不再参与创造财富的工作,仅这些人就会损失30%*14/365= 1%的GDP。
  
  上文曾提到过,1%的GDP倒退实际上会使整体的社会在医疗、基础设施和环境治理方面的倒退,人均寿命就会减10天左右,远远大于流感造成的损失。所以仅就这个计算而言,依靠完全隔离来治疗流感是不合理的,所以没有一个国家或是社会会采取隔离所有流感的人的措施。
  
  也许有人觉得以上计算有些危言耸听,但实际上,我们还没有计算隔离这么多人所需要消耗的巨大操作成本,以及为各种限制人口流动所付出的代价。
  
  要是用更悲观的态度来计算的话,那么GDP的减少可能不是1%而是10%甚至更高,这将导致人均寿命降低100天甚至更多,在生命方面的实际损失甚至可能达到流感本身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当然,如果在流感爆发早期,采取隔离措施能够把流感区域控制很小的范围,比如1%的人口之内或者仅限于一两座城市的话,那么措施可能还是值得的。但一旦过了临界点,如果已经蔓延到超过10%的人口的地区的话,此时继续采取隔离患者和亲密接触者的做法的话,反而会付出更大的生命的代价。
  
  目前所面临的疫情,并不同于以往的流感,所以各项参数如死亡率、感染率、需要隔离人群的比例等参数都不相同,很多数据还有待观察。然而,在经济对人均寿命产生影响的计算逻辑方面还是一样的。
  
  面对疫情,目前全社会从上到下都树立起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赢这场仗的决心。这样的决心,无疑是正确且必要的,我们也相信胜利终将属于整个人类。
  
  但通过上述计算,希望全社会都能意识到,在坚持“不惜一切”的理念之下,我们也要争取将各种“代价”控制在最低限度,而不是放任其不断扩张。
  
  我们需要以科学而理性的态度,来找出控制和消灭疫情的最佳办法。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疾病,除了新冠肺炎之外,还有癌症、心血管疾病等等,我们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社会资源和医疗资源,找到一个最有利于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平衡点。至于正常的生活秩序和工作秩序,同样是关系到每一条生命的重要基础,各方应当争取将为此付出的成本降到最低。
  
  (作者:梁建章,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阳光在线 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阳光在线手机扫一扫,打开阳光在线 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阳光在线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阳光在线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