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

网红代表着个人意识的觉醒
劲评论 贾云峰 2020-02-08 17:32:08
  新冠恶魔般降临,我在家待了几天,焦灼不安,可能是天天上班,被逼着工作惯了,象一匹天天飞奔的骏马,突然停了,身上没有负担了,开始是如释重负,随即而来的就是惶恐不安,但想一想,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恐慌呢?
  
  看着假期越来越长,这份焦虑如影随形,我决定去完成一次有趣的对谈,这个对谈我想了很久,每次听他的演讲都振奋,每次看他的文字就觉得激情澎湃。他就是著名的旅游策划人,贾云峰先生。今天的主题是网红。
  
  正文:
  
  网红代表着个人意识的觉醒
  
  编:最近网红传播成为旅游行业热议的话题,作为一个资深传统媒体工作者,您如何看待?
  
  贾:以前我是不关注网红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网红。刚开公司的时候,没有传播平台表达自己的思想,正好以前和新浪的总编辑陈彤熟悉,在他建议下开了一个个人博客。当时的博客参与人并不多,我是第一批开博客的,没想到几年竟有了上千万点击率。被新浪阳光在线经常推荐,称为“中国旅游第一博”。
  
  当时新浪博主中徐静蕾、韩寒都是意见领袖,也代表一种知识分子阶层的声音,思考社会,发现问题,语调调侃、表达戏谑,可能当时传统媒体管理太严,大家都很认真对待这个相对管理的真空地带,认真写作,反复修改。
  
  我把台湾旅游开动前,应邀在台湾二次环岛游的经历放到网上,每天一篇,笔耕不辍,还特别看中那个点击率数字,增长了,就有隐隐的自豪感。到年底如期把博客内容整理,出版了四本书,写北京的《我脚下的皇城》、《北京不为人知的人间烟火》;写台湾的《宝岛抢先玩》、《台湾现在进行时》都卖的很好,连战和宋楚瑜还专门写了序,但也就仅此而已。
  
  编:后来出现了芙蓉姐姐、凤姐,感觉整个格调变成了“审丑”狂欢。
  
  贾:是的,我正好忙于工作就疏离了这个事,微博兴起,也第一批开了,但是没有博客时的用心,反响自然平平。
  
  再发现互联网是2016年,现在都把这年叫做“网红元年”。微博平台突然再次兴起,直播和短视频出现,罗振宇、Papi酱、张大奕和雪梨等等一堆段子手、文字、视频网红突然霸屏。我才发现,一个时代又来临了。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是个人表达主动强烈,不光是以前的精英阶层,是全民个人意识在中国深度觉醒了。
  
  2016年,国际网红大赛百位网红和企业家人手一个自拍杆,过亿粉丝现场互动。我真正看到了互联网在供需两端出现的裂变效应,制造商、设计者、销售者、服务者深度融合,无缝对接,这是让人不得不关注的奇异现象。
  
  网红平台从以前的传播到直播,从新闻到生活,而且因为成本越来越低,变成了全民秀场。
  
  亚文化圈的泛娱乐情绪表达
  
  编:这个网红经济深层背景是什么?
  
  贾:网红是亚文化在中国的强烈反应。那些非主流的、局部的文化现象,某一区域或某个集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赋予人一种可以辨别的身份和属于某一群体或集体的特殊精神风貌和气质。
  
  编:网络亚文化是什么类型呢?
  
  贾:二次元文化、网游文化、网文文化、粉丝文化、嘻哈文化、弹幕文化、鬼畜文化、吐槽文化、短视频文化等9种都属于这个二次元来自于日语的“二次元(にじげん)”,本义为二维、平面,是空间维度概念,日本早期的动画、漫画、游戏作品中的角色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的,具有“架空”、“假想”、“幻想”、“虚构”之意,是指人类幻想出来的唯美世界,现在泛指动画、漫画、游戏(以GalGame和日系卡牌游戏等为主,包括但不限于此)、小说(包括但不限于轻小说)、虚拟偶像、部分电影、部分电视剧以及其衍生同人创作及周边产品等。
  
  网游文化以游戏玩家为受体,实现了虚拟空间的互动,参与了大量的文化消费活动,确立了网游世界中的江湖规矩、价值观念和道德体系,形成了跨越地域限制、具有共同的价值取向与情感归属的社会群体。
  
  网文也就是‘网络文学’的简称,有低门槛、低成本和平民化的特征,其中的热门网文类型主要表现在爽文(主角从小说开始到故事结尾一路主角光环加持)、穿越文、耽美文等类型。
  
  粉丝文化是依附于大众文化滋生的一种文化形式,是指一个个体或者群体,由于对自己内心虚拟的对象或者是现实存在的一个对象的崇拜和追捧的心理造成的文化消费,并由此生发的为了自己喜爱的对象过度消费和付出无偿劳动时间的一种综合性的文化传媒以及社会文化现象的总和。
  
  编:听说还有一种嘻哈文化?
  
  贾:嘻哈(hip-hop)一词源于美国黑人,Hip的意思是屁股,Hop的意思是跳动。音乐和舞蹈成为他们纾解压力的重要方式。这种产生于街头、带着独立个性炫酷与宣泄的嘻哈文化迅速受到流行和追捧,从街头进入了主流社会的视野中。
  
  弹幕(barrage),顾名思义是指子弹多而形成的幕布,将网友发布的评论放置在屏幕上流动,大量评论从屏幕飘过时效果看上去像是飞行射击游戏里弹幕一般的效果。
  
  一类是解释剧情发展、“野生字幕君”、起科普作用的实用型弹幕;另一类是吐槽、二次创作、恶搞、“空耳”等娱乐型弹幕。
  
  鬼畜文化。鬼畜一词来源为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动画,会从一长段既有的视音频素材中,截取其中的部分,打乱,然后拼凑,不顾原本的骨骼脉络,完成一次解构重组。通过对严肃正经话题进行解剖后通过重复,再创作等形式用以达到颠覆经典、解构传统、张扬个性、强化焦点、讽刺社会的目的。
  
  吐槽一词来源于日本漫才(日本的一种喜剧形式),最接近的解释是抬杠、拆台、揭老底、唱反调、不给面子、说大实话等。叫兽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是吐槽文化的第一座高峰,而如今作为后辈的《吐槽大会》已经有赶超前辈的趋势。
  
  编:现在最火的网红产生方式是短视频,火车、飞机上全是看短视频哈哈大笑的人。
  
  贾:国内最早的短视频是快手,秒拍、有料、小影、微视、魔力盒等主打短视频内容的平台随之出现,人们通过短视频记录美好生活和真实世界,当然为了博人眼球,低俗、价值取向有问题的视频屡见不鲜。
  
  流量和品牌变现才是硬道理
  
  编:鹿晗曾因单条微博留言突破1000万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合影的邮筒成为旅游景点,这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贾:按网红经济学家袁国宝先生的理论,网红打造六部曲,认知、标签、故事、引爆、传播和互动。
  
  以前的网红都是个人化行为,现在很多网红已经是经纪公司代理,是资本化的产物。现在的网红主要出现在秀场、游戏、泛生活三个领域。通过粉丝打赏、广告收入、自营业务、固定收入获取利益。
  
  编:网红如何进行流量变现?
  
  贾:网红经济的逻辑先做流量、吸引用户参与、再引进资本。必须要有优质内容、专业管理、有效推广和规模计划。现在网红的变现能力非常强。
  
  编:旅游行业中,很多达人就是网红,如何形成产业链?
  
  贾:对旅游行业而言,网红经济就是让我们精准、再精准找到我们的客户!
  
  “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或长期持续输出专业知识而红的人。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与网民的心理相契合,产生不是自发的,而是网络媒介环境下,网络红人、网络推手、传统媒体以及受众心理需求等利益共同体综合作用下的结果。
  
  网红策划的宗旨就是让一切都有出彩的机会。网红时代,是个体价值崛起的时代,是实现IP研发、孵化、传播的三大要素策划。我们现在做很多旅游项目和城市策划,就是四个原则,1、建设网红打卡地 2、设计网红新地标 3、扩大网红影响力 4、形成网红自传播。
  
  做网红营销逼着我们降维思考,换位感知,按照游客心态进行五新设计:1、新模式2、新场景 3、新产品 4、新服务 5、新体验。
  
  编:做网红经济策划实际是在做一个“供应链生产商”。
  
  从注意力向影响力快速迭代
  
  编:一位著名专家说:“人人都可以成名,如同燃烧15分钟即灭的蜡烛,最终还是要回归自己的生活。”您怎么看?
  
  贾:为旅游行业做网红策划首先是要有“网感”,即由互联网社交习惯建立起来的思考方式及表达方式,互联网社交的本质就是“高频、高量地用文字传达信息”。有很多适合与文字一起让信息变得更立体的“工具”,比如通讯软件颜文字、表情图,社交网络上的图文风格等。擅长于利用这些工具的人,就能在互联网上把信息表达的更立体,更有感染力,这就是网感。
  
  其次是了解旅游业的发展规律。最后是学会如何用网红的语言和模式表达。一切都是速朽的,但快速把网红产品从注意力向影响力迭代,才是最重要的。
  
  编:旅游行业的网红不一定是人,也可以是一个项目?
  
  贾:是的,项目也要拟人化。带有人的情感。比如宋城演艺的内容、产品和业务的高度协同,延展了业务边界,但无论如何,网红经济的关键是内容、内容、还是内容。
  
  我们相信,超级旅游网红项目的出现,不但是娴熟运用互联网工具和渠道功能,更是系统化的策划,可持续的输出内容,才能让网红经济有连绵不绝的活力和动能。
  
  编者:我们聊了很多,后面更加精彩, 看看选题就让你有阅读的欲望啦。爆品老外、小镇、乡村、女人(竟然还有这个)、 5G、资本、创业等等,下一期见吧。
  
  本文作者:德安杰环球顾问集团北京公司宣传副总监 慈春雷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阳光在线微信扫一扫,关注阳光在线 官方微信号

阳光在线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阳光在线 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阳光在线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